欢乐球吃球狐小九:人物 | 蕭敬騰:艋舺老蕭的樂與路

精選好文 2019-5-21 00:00   閱讀數:580

欢乐球吃球攻略在哪里 www.tthhs.icu 1555654286688215.gif

(本文來源:公眾號“音樂生存指南”;作者:柳成枝)



“但是恰巧也是搖滾樂,讓我走向正途?!?/span>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741.jpg 


這是蕭敬騰在《這就是原創》中給搖滾樂隊霓虹花園的一番鼓勵。

 

復古的油頭、冰冷嚴肅的表情,沒有搖滾樂,也不會有今天這個鐵面判官蕭敬騰。

 

微信圖片_20190308160341.jpg 

初出茅廬的省話一哥

 

2007年,臺灣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的舞臺上,蕭敬騰頂著一頭金毛獅王發型來到了觀眾的面前。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745.jpg 

金毛獅王老蕭

 

第一次出現在電視上的蕭敬騰,并不像現在那么有自信。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749.jpg 

從鏡頭里就可以看出他在發抖

 

那時候的楊宗緯,還不知自己的歌唱生涯中即將迎來這一個似敵似友的對手。蕭敬騰也不知道,他會在往后的日子里,因為這一場踢館賽而走向另一條道路。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751.jpg 

踢館賽挑選對手

 

因為唱得忘情,所以他的話筒總是離得很遠。那個時候,他手上握著的還不是現在這個造價不菲的那個話筒“小橘”。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755.jpg 

百萬麥克風“小橘”

 

他氣息穩定的高音,讓后來的冠軍林宥嘉不自覺地望向了后方的安伯政。在旁的星光幫選手們,看著戰友許仁杰的踢館對手,屏氣凝神。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00.jpg

早已在歌壇銷聲匿跡的安伯政

 

蕭敬騰用《世界唯一的你》打敗了許仁杰,再用《背叛》打敗了楊宗緯。

 

他異于流行歌曲的藍調唱腔和特殊的咬字,讓人印象深刻。

 

蕭敬騰和楊宗緯的精彩對決成了那年《超級星光大道》的經典,其精彩程度毫不遜于林宥嘉奪冠的時刻。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03.jpg 

世紀battle

 

許多年后,當你再回憶起當年的《超級星光大道》,他們之間的“瑜亮情結”總能第一時刻浮現。

 

而那一年各自青澀的蕭敬騰、楊宗緯和林宥嘉,他們可能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在十年后的華語樂壇上,闖蕩出各自的一片城。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07.jpg 

少年感十足

 

除了渾厚的高音和獨特的唱腔,蕭敬騰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不善言辭。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10.jpg 

 

“我不知道”,“我不會講?!?/span>

 

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在想什么,因為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采訪蕭敬騰成了當時各大媒體最艱巨的任務。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14.jpg 

 

無論是輸是贏,他總是低著頭默默不語,就像是一個沒有太多內心活動的小孩。

 

頂著怪異發型來踢館的蕭敬騰,更像是一個自卑內向的選手。

 

在第三場踢館賽中,蕭敬騰和楊宗緯選唱了同一首歌——《新不了情》。結果,蕭敬騰敗下陣來。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17.jpg 

 

他低著頭默默地流下了自責的淚水,在場的評審張宇、黃韻玲、辛曉琪、王治平、袁惟仁等樂壇著名音樂人紛紛爭相安慰他。

 

“現在的失敗不意味著永遠的失敗”,“你如果這些東西開發起來,你真的是會很可怕的?!?/span>

 

那些聽起來沒什么創意的安慰,現在聽起來就像是對樂壇的預言。

 

蕭敬騰輸了,他為自己的失敗痛哭,楊宗緯也為這個可敬的對手哽咽不已。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20.jpg 

 

彼時彼刻,許多支持者也在電視機前,為這個來歷不明的踢館選手流下了惋惜的淚水。

 

但你永遠也不會想到,眼前這個靦腆、不善言辭的內向選手,曾經在臺北的艋舺一帶,幾乎是個惡魔般的的存在。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24.jpg 

“少年惡魔”

 

微信圖片_20190311172826.jpg 

流連艋舺的叛逆少年

 

在《超級星光大道》的錄影棚內,蕭敬騰告訴陶晶瑩,自己來自“萬華”一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陶晶瑩笑了。

 

臺北的萬華區,指的是臺北的龍山寺、西門町這些地方。這個地方,從前叫作“艋舺”。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30.jpg 

艋舺夜市

 

在許多年前,那是一個龍蛇混雜的地方,就如同2014年的臺灣電影《艋舺》拍的那樣。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33.jpg 

電影《艋舺》劇照

 

眼前這個說話時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的靦腆少年,說他來自萬華區,那種氣場的違和感,的確會讓人覺得好笑。

 

現在的艋舺看起來井然有序,但在成為臺北旅游景點前,這個遍地臺灣小吃和潮牌服飾攤販的背后,是各種不安分的情緒,曾經桀驁不馴的蕭敬騰同樣也是。

 

后來在許多的專訪中,蕭敬騰親口證實,他在出道以前,的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36.jpg 

豹頭環眼

 

他曾在撞球館度過許多個迷茫的夜晚,也曾在艋舺夜市和其他人干過架。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40.jpg 

“我不可能允許我被人家打,我一定會反抗到底?!?/span>

 

抽煙、打架、欺負他人,曾經的“省話一哥”,到后來在搖滾樂中嘶吼的“雨神”,那是一個迷茫少年的生命軌跡。

 

“我們很多人欺負一個人,就揍啊什么的,那個人差點被我們打死那樣子,這個案子是我第一次、再次清醒的事情?!?/span>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44.jpg 

蕭敬騰年少時做過的,在現在的眼光來看,也許就是霸凌。

 

他是家中最小、也最讓人頭疼的那一個。

 

“我母親跟我阿嫲是從來都不動手打小孩的。我是我家里唯一被我媽打過,也被我阿嫲打過的?!?/span>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48.jpg 

彼時的蕭敬騰,還不知道自己有閱讀障礙的問題。他只知道,自己念書不夠努力,自己不喜歡念書。

 

抽煙、打架、鬧事,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后來的蕭敬騰,就被帶到了青少年輔導組,被輔導了兩年。

 

殊不知,曾經學過爵士鼓的蕭敬騰,意外成為了輔導組中的爵士鼓老師,教授其他人打鼓的基本技巧。曾經到處惹是生非的小屁孩,搖身一變,成了許多高中生、大學生的爵士鼓老師。

 

這種事情對他而言就像是“通往天堂的路”,就是一個“很有安全感的地方”。

 

“我從小到大沒有拿過任何一張獎狀,我第一張獎狀竟然是市政府頒發給我的善心人士獎。而我是一個惡魔,我拿到善心人士獎?!?/span>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51.jpg 

一張獎狀對于一個成績優異的學生而言,可能就是一張紙。但對于一個有閱讀障礙、只能在打架這件事上獲得榮耀感的叛逆少年而言,那不只是一張紙。

 

最重要的是,蕭敬騰第一次知道,自己玩的音樂是有用的。

 

微信圖片_20190308160347.jpg 獅子合唱團主唱

 

2008年6月,第一季《超級星光大道》之后的第二年,蕭敬騰發行了他的第一張個人同名專輯。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857.jpg 

專輯《蕭敬騰》

 

他唱紅了《王妃》、《王子的新衣》、《怎么說我不愛你》、《皮囊》等歌曲,成為了流行樂壇不可多得的一員唱將。

 

“國泰民安張學友,風調雨順蕭敬騰”,蕭敬騰辦演唱會時的天氣變化是許多群眾茶余飯后的課題。

 

他得過臺灣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臺灣地區十大杰出青年,也是《最美和聲》、《夢想的聲音》、《聲林之王》、《這就是原創》等眾多節目的導師。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03.jpg 

喜提金曲獎

 

六張原創專輯、三張翻唱專輯,從《王妃》到潘越云的《一次幸福的機會》,從《阿飛的小蝴蝶》到里昂羅素(Leon Russell)的《A Song For You》,蕭敬騰在他的歌唱生涯最火紅的時刻,把自己從“蕭敬騰”變成了“獅子合唱團的主唱”。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06.jpg 

“一個人的搖滾是假的,相信我?!?/span>

 

2017年《歌手》的舞臺上,蕭敬騰的身邊多了三個同伴。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10.jpg

獅子合唱團

 

蕭敬騰成立了“獅子合唱團”,雖然名為“合唱團”,但他們玩的是搖滾樂。

 

蕭敬騰的頭頂從當年的金毛獅王成了如今干凈利索的短發,反倒是他身邊的團長力Q頂著一個復古的卷曲長發。

 

他可能也清楚明白,把“蕭敬騰”放在一邊,把自己放到“獅子合唱團”里面,這考驗的不是自己,而是大眾。

 

在此之前,《歌手》的舞臺上雖然也出現過黃貫中、蘇見信、動力火車,但這個舞臺從來都不是搖滾樂的主場。

 

獅子合唱團成了那一年《歌手》的總決賽季軍。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13.jpg

 

一直到今年的《歌手2019》為止,從來沒有一個玩搖滾樂的歌手或樂團比獅子合唱團走得更遠,《歌手2018》的汪峰也僅僅和他們打了個平手。

 

正當你還在為那些從地下浮上臺面的搖滾樂團嘆息的同時,蕭敬騰卻在大紅了許多年之后,成立了一個算不上是主流的“獅子”。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17.jpg 

在談到“獅子合唱團”的時候,蕭敬騰似乎有很多的話想說。那是他從小就熱愛的音樂,和許多喜歡聽搖滾樂的樂迷一樣,他喜歡邦喬維。

 

如果不是搖滾樂,蕭敬騰也許不會愛上爵士鼓,如果不是因為輔導組,你也許不會聽到蕭敬騰的嘶吼。

 

可惜搖滾樂這種音樂類型,在中國很少人會把它納入到流行音樂的板塊當中。

 

除了在《歌手》舞臺上演唱過的《最后的請求》和《Lion》,獅子合唱團的許多創作并沒有在主流市場上引起太多共鳴。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20.jpg 

專輯《Lion》

 

“我也很難過??!多少人沒聽過我樂團的歌,我最愛的就是我的樂團,勝過愛蕭敬騰,你明白嗎?”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24.jpg

 

就在獅子合唱團出道兩年后,鼓手阿矩因家庭因素退團了。相較起“蕭敬騰”這個名字的順遂,“獅子”的搖滾之路并不好走。

 

“因為那個是埋在我心中太久太久的一個能量。我不知道獅子未來會多好,但是我覺得我一定要做獅子,不然我做不下去?!?/span>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27.jpg 

那個曾經在艋舺夜市打架鬧事的蕭敬騰也許從來沒想過,搖滾樂未必是憤怒的。

 

微信圖片_20190311172845.jpg 褪去魔性的溫柔雨神

 

回到臺北,蕭敬騰的住處早已不在萬華區。

 

就算還在,那也不會是從前的“艋舺”。而蕭敬騰,也早已不再是從前的那個迷茫少年。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34.jpg

活力男孩

 

他不再需要依靠打架來證明自己,也不再需要依靠抽煙來找回自己。

 

現在的他有心愛的音樂,還有日夜盼著他回家的貓貓狗狗們。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37.jpg 

這些蕭敬騰撿回來的流浪狗,有的還是從大陸經過檢疫千辛萬苦帶回臺北的。

 

“我知道它很辛苦,但是不希望讓它在那邊辛苦一輩子?!?/span>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41.jpg 

很多人都說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但那也許是因為許多人的生命中有太多需要忠誠的對象,而狗沒有。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44.jpg 

“因為它們的生命中就只有你?!?/span>

 

年屆而立之年的蕭敬騰,就已經對生命有如斯體悟,他的成長經歷至關重要。

 

蕭敬騰是一個很顧及他人想法的人,就算他已經是個大明星。在這之前,他曾經是個惡魔,他曾經不敢評價自己的歌聲。

 

他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人盡皆知的雨神,不知道音樂對他來說就是一個未來。

 

他也從來不知道自己有閱讀障礙。

 

微信圖片_20190520135948.jpg 

 

洗發精上寫的東西,很多人能一眼看明白的文字說明,蕭敬騰也許要讀半天。沒有閱讀障礙的人,永遠不能理解這對一個人的成長到底有什么影響。

 

但再大的困難,終究會有應對的辦法。

 

就像蕭敬騰說的:“我覺得只要努力還是可以克服的?!?/span>

 

 

編輯:小楽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