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球吃球技巧大全:專訪美國Saga Music創始人Richard Keldsen:我眼中的中國吉他市場三十年

人物專訪 2018-1-12 00:00   閱讀數:4261

欢乐球吃球攻略在哪里 www.tthhs.icu

此Saga,非彼Saga。


美國Saga Music 是一家國際知名的樂器公司,他們在樂器行業里幾乎無人不知,但中國琴友對這家公司知之甚少。這是因為美國Saga Music 從來沒把Saga作為一個吉他品牌來使用過,而只是把它作為了公司名。


美國Saga Music的創始人Richard Keldsen,是世界樂器行業的“大人物”之一。他年輕時曾是一名對人生感到迷茫的班卓琴手,偶然的機會開始收徒授課。隨著學生越來越多,他于1973年在舊金山開了家小琴行。結果生意越做越大,后來轉型做樂器制造經銷商,成立了Saga Music。現在他的產品遍布全球50多個主要國家——除了中國。


Richard Keldsen


事實上,美國Saga Music是最早跟中國做生意的外國樂器公司之一。1981,Richard Keldsen就來到了中國,開始在中國的樂器工廠下訂單。直到今天,他每年都要來中國好幾趟。


三十多年來,他在中國結交下了不少好朋友,也經歷了人情冷暖。他的舊部——劉祥德(Alan Liu),利用在美國Saga Music積累的資源和經驗,創立了AXL(超音)公司,并深刻地改變了中國的樂器市場(詳見:超音隕落)。此外,中國現在有一家吉他公司也以Saga為品牌名,正在生產著Saga牌吉他。


左圖美國Saga Music的商標局部

右圖中國Saga吉他的商標


不過,70多歲的Richard Keldsen依然保持著音樂家的隨性豁達,在中國人看來也許是件煩心事,但Richard把它們當成段子講。2018年,Richard Keldsen終于把自己的產品帶到了中國市場——Blueridge吉他。      



Blueridge在國內只有部分吉他發燒友知曉,但在國外卻是一個知名的吉他品牌。Richard Keldsen在跟吉他世界網對話的過程中,介紹了Blueridge的理念、特點,還有為什么選擇在今年進入中國市場。


無論最近是不是要買新琴,了解一下這個品牌,對琴友們明辨身處的吉他市場環境,都會有所幫助。


從小琴行到跨國公司


吉他世界網:中國琴友對“Saga Music”品牌了解得并不多,您能給我們介紹一下美國Saga樂器公司的發展史嗎?


Richard Keldsen:就我個人而言, 我是從“后門”進入的樂器行業,沒有走 ”正門“。


當我大學畢業后,我在菲律賓做了將近3年的數學老師。


當我回到美國后,我跟著哥哥在一個樂隊里表演,我們表演的是藍草音樂。有一個人一直跟隨著我們的樂隊,他想讓我教他彈班卓琴,我當時是樂隊的班卓琴手。 我告訴他,如果只有一個學生,我很難準備教程,這件事很難進行,我告訴他我得先在報紙上登個廣告。六個月后,我有了80個學生。


那時候,是在我媽媽家里,每天晚上這些學生都會過來,我就教他們彈班卓琴。然后我想,既然他們來到我家,也許我應該順便賣些產品給他們,反正我可以教他們彈班卓琴。我就是這樣開始做起了樂器生意。


我在舊金山開第一家琴行是在1973年。五六年后,我們在那個區域有了三家琴行。70年代末,我賣掉了所有的琴行。我把他們賣給了一位從密歇根州來的朋友,這樣我就可以專心做經銷商生意了。


我想這是很多人都夢寐以求的,把自己的興趣變成了自己的事業。當我每天開始工作的時候,我會感覺到,哇! 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當我開始做班卓琴和曼陀林的樂器套裝生意的時候,我就去參加了法蘭克福的樂器展。那次參展,我們找到了德國的代理商,然后我公司的業務量開始增長了。我們的班卓琴和套裝樂器賣到了德國,接著賣到了斯堪的納維亞地區,瑞典、丹麥,甚至英國。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我們的業務就跟國際接軌了,所以我們公司在國際樂器界還是有相當的知名度的。我們的產品銷往全世界50多個國家,幾乎世界上每一個主要的國家都能找到我們的產品,但有一個例外,那就是中國,直到現在。


第一次來到中國


吉他世界網:Saga Music是什么時候開始跟中國的供應商有交集的?


Richard Keldsen:1981年。1981年我又去了法蘭克福樂器展。那時我們已經自己參展了,我們有自己的展臺。我在展館里走著,展廳角落里的一個展臺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家中國的公司。


吉他世界網:這家公司叫什么名字?


Richard Keldsen: “中國輕工業品進出口公司”這是這家公司的名字。于是,我走進了這家展臺,看到里面擺放著小提琴,還有一些別的樂器。我發現有一把小提琴看上去挺有趣的。


后來我意識到,這個展臺不僅僅是一家公司,并不是來自江蘇省或者是別的什么地方的一家工廠,那是整個中國樂器產業,整個中國樂器產業都陳列在那個小小的展臺里。


于是我跟他們聊上了?!拔葉哉獍研√崆俸孟裼械愀行巳ぁ蔽宜?,“但是根據我們公司的規定,我一定要先看到工廠才能跟你們合作”。他說,哦,沒問題。


什么?沒問題?我能去中國了?當時我心里是這樣想的。我問他,我可以去中國參觀你們工廠嗎?他說:“是的,我可以幫你拿到簽證”。


三個月之后,我乘坐飛機來到了中國。1981年,我就是這樣來到了中國,并開始了跟中國工廠的合作。


吉他世界網:當時跟中國工廠合作是什么樣的狀況?


Richard Keldsen:那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時期。首先,當時中國國企的大多數員工對工作并沒有多大的熱情。他們薪水很低,開發新的客戶對他們來說并沒有多大的意義,因為新的客戶就意味著更多的工作,所以他們對此并不感興趣。


但是他們當中有一部分人是不一樣的。隨著我來中國的次數越來越多,我認識的人也越來越多,他們來自中國不同的地方。大多數是些年輕人,剛從大學畢業,剛剛來到進出口公司工作。他們跟那些整天坐在桌旁喝茶看報的人是不同的。后來他們就跟我成為了好朋友。


這些人中,第一,大多數人至今還從事著樂器行業;第二,我們還是很好的朋友,我們依然保持著那段特殊時期培養的感情。


與超音創始人劉祥德的淵源


吉他世界網: 中國有一家非常有影響力的公司叫做AXL公司(超音),創始人名叫劉祥德(Alan Liu),我們得知他年輕時曾經為您工作過。


Richard Keldsen:是的,他來到我們公司,但是那個時候,他的英文還不太好,他無法單獨應對面試,所以面試時有一個中國人過來幫忙翻譯。


他一開始在我們公司干的是倉庫打包的工作,對于英語不太好的人來說這是份不錯的工作,他就是這樣開始的。


吉他世界網:他的工作表現怎樣?


Richard Keldsen: 他是一個很好的包裝工人,他干的很好??嫉募父鱸?,他在倉庫里很安靜,因為很少跟別人說話,后來他就越來越活躍了。


吉他世界網:當他創辦了他自己的公司時,您是什么感受?


Richard Keldsen: 當然,這確實出乎我意料之外。進公司一段時間后,他就升職了。他先是成了倉庫的主管,接著我開始讓他做采購工作。

   

我把他帶到中國,并且把他介紹給我的供應商和我在中國的伙伴們,把我在中國建立的人脈都一一介紹給他。我們曾多次一起來到中國。

 

他是在我的公司,甚至在我的職業生涯里,遇到過的5個頂級的銷售員之一,他們具有極高的銷售天賦。


吉他世界網: 您是否覺得為中國樂器市場培養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


Richard Keldsen:是的,他后來在中國確實有一番作為。不論是當他在我們公司的時候,還是后來在中國,他的工作能力都是非常強的。他當時是我們公司的一個重要成員。


怎么看待中國Saga吉他?


吉他世界網: 中國也有一個樂器品牌叫Saga, 您知道這件事嗎?


Richard Keldsen:是的,這事我也有聽說過!


類似的事發生過幾次了,大概15-20年前,有一家韓國公司也做過同樣的事情。他們沒有用我們的公司名字。你知道我們公司的Logo里有一個維京海盜船標志,就像這樣的。這家公司用了我們這個海盜船Logo,而且連字體和顏色都是一樣的。


我在法蘭克福展會看到了他們。我看著他們的Logo想,這是什么?于是我去跟這家公司說,你看,你們的Logo怎么跟我們公司的這么像呢?這是我們的Logo呀!


不管怎樣,后來他們把Logo改掉了,這家韓國公司最終改了名字。


我不明白為什么他們要這樣做,所以我想中國這家公司,也許他們將來也會做跟這家韓國公司一樣的改變。


因為據我所知,他們吉他做的很好,應該生意也做的很好,他們并不需要跟別人用一樣的名字。如果他們生意做的很好,用什么名字其實是并不重要的。所以我認為他們并不一定要使用我們的名字,但是如果他們一定要用……


吉他世界網:您相信這純屬偶然嗎?


Richard Keldsen: 不,我不認為這是偶然。有時,當一個人剛剛成立自己的公司,他們也許對自己的業務能力還沒有足夠的信心。所以他們認為這樣做會簡單一些,尤其是對于一個特別想成功的人,他會認為這樣做能給他帶來捷徑,但這樣做將來會有麻煩。


不管怎么樣,我相信這個人一定是個聰明人,他應該知道該怎么做,會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在這一點上,也許使用別人的名字給他帶來的麻煩比利益更多。


因為除了要賣吉他,他還要向別人解釋為什么要使用這個名字,這應該還挺難解釋的。也許這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的選擇。不管怎么說,我想他一定會為這個問題找到正確的答案。


吉他世界網:但后來你們都為此做了些什么嗎?


Richard Keldsen: 沒什么,我們并沒有做太多的抗議。其實這種事情在我公司剛剛起步的時候也有發生過。


加拿大有一家公司當時也出現了一個Saga牌的班卓琴。于是我給這個人寫了一封信,告訴他Saga是我們公司的名字,為什么你在銷售Saga牌的班卓琴?我沒有收到任何的回復。


后來我找律師給他發了一封信。他回復說,美國是美國,加拿大是加拿大,我是加拿大的Saga。如果你想要挑戰,那就來吧。


我又轉念一想……首先,如果我要起訴他,肯定要浪費錢。所以我決定讓他去吧。等著瞧,等著好了。后來大約五年后,這家加拿大公司倒閉了。


我不清楚同樣的事情是不是在中國也會發生。但是當我思考這種事情的時候,我覺得這其實對我們并沒有什么影響,但會成為他的難題。


最終,這會成為他的難題。他并不需要這樣做,他完全可以給他的產品選一個更好的名字。


但是他決定用我們的名字,當他的公司有點名氣后,他要不斷的為他自己做解釋,告訴別人為什么他要這樣做,對嗎?但是我就沒有這樣的煩惱,因為Saga本來就是我們自己的名字。當然,這僅僅是我個人的觀點。


吉他世界網:您認為你們兩家公司有合作的可能性嗎?


Richard Keldsen: 我不知道怎么合作。我其實并不是一個好勝心很強的人,但我們跟工廠的合作關系并不僅僅是簡單的買賣關系。我不確定,但是也不能說一定不會。


我們公司的經歷和經營理念跟樂器界大多數同行是不一樣的。有些公司的產品可能就像一袋糖那么普通,這些產品跟別家的產品基本是一樣的,可能僅僅就是上面打印的商標不一樣。但我們從來不那樣做。我們所有的產品都有它的特別之處。


Saga在中國的機會


吉他世界網: 跟中國打了這么多年交到,但你們從來沒有涉足中國市場,是哪些因素阻止了你們? 


Richard Keldsen: 這完全是因為時機的緣故,過去我們一直覺得時機不對,也許是太早了,或者我們在做什么別的什么事,但目前的情況似乎是,選擇現在進入對我們來說是最好的時機,所以我們拭目以待。


吉他世界網:為什么您認為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Richard Keldsen: 現在的中國市場已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成熟階段。在樂器市場發展的前期,它受到國內外各種因素的影響,這鍋“湯”在醞釀中,對嗎?


伴隨著它不斷的發展和變化,這個市場變得更加有見識了。當然,中國現在各方面的發展水平和速度都比別的國家要快。


你走進如今中國的琴行,你會發現很多琴行的配置和設施都是具有國際水準的。有些琴行的層次、設計和產品甚至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的都要好,特別是對于新產品的展示。但市場還是在繼續發展,繼續以很快的步伐前進。


中國市場上的樂器新品大多注重于新穎設計,不斷求新。但對于樂器而言,隨著樂手們的知識面越來越廣,他們會意識到,潮流和新穎固然重要,但有時樂器的年齡越久遠,越能讓我們找到設計靈感。


即便對于聲音而言,一把古老而成熟的樂器,也許它的外觀并不是很耀眼,也不華麗,但當你掃下G和弦,它就爆發了,對嗎?


這是中國的市場正在發生的一個變化。當這種變化在某個地方發生了,就意味著那里的市場開始召喚Saga了,因為我們的產品正好迎合了這種市場需求。


我們實現了一種平衡,傳統樂器的制作(工藝),與現代樂器相融合,并用傳統的制作工藝來打造,這使得每一款我們的產品都更加出色,所以我認為現在才是一個正確的時機。


吉他世界網:您認為,什么才是中國的消費者需要的產品?


Richard Keldsen: 實際上,我認為他們需要的是班卓琴,這是我希望看到的,而且也有些跡象了。


我們首推到中國市場的是我們的主打產品,Blueridge吉他。我們目前在全球銷售的有72個型號,但我們在中國首推的只是其中核心的10款。我希望,也期待中國的琴友們能夠認同我們用心打造的這些產品的質量和音色。


吉他世界網:能給我們介紹一下Blueridge吉他的特別之處嗎?


Richard Keldsen: 當我們開發Blueridge吉他的時候,我們回顧了歷史上民謠吉他制作的經典時期——1920和1930年代。這段鼎盛的時期在二戰時中止了,因為很多吉他廠都關門了。


二戰結束后,當新的吉他廠重新開始生產的時候,他們忘記了鼎盛時期的吉他制造者們所積累的那些經驗。


高水平的樂手們當時并不會選擇那些新的吉他,他們仍然抱著1920和1930年代生產的吉他。1970到1980年,日本市場也經歷了同樣的事情。


顧客們來到我們舊金山的琴行,他們要買的不是新款的吉他,而是想要買一把更老的吉他。


Blueridge吉他的精華就在于,我們從一開始就一直在尋找著有關音色的奧秘, 有了這個奧秘才能打造出非同凡響的吉他。


接著,我們還想著要讓這把吉他看上去與眾不同。當人們一看到這把吉他,馬上就能認出這是一把Blueridge吉他、這是一把馬丁,這是一把泰勒,但這真的很難做到。


吉他世界網: Saga Music 的部分產品是在中國生產的,當前中國制造的吉他產品在全球市場的表現好嗎?


Richard Keldsen:當我們首次把(中國產)Blueridge吉他推到美國市場的時候,人們感到很震驚,非常的震驚。


美國有一個樂器展會叫NAMM Show。它類似于法蘭克福樂器展和上海樂器展,但它主要是美國國內的一個展會。


有一年,展會的主辦方召集了一個會議,吉普森、馬丁以及泰勒的總裁都參加了,他們也邀請了我。我覺得召開這個會議的目的,是想看看這款Blueridge吉他是在哪里生產的。什么樣的產地能如此迅速地制造出如此高質量的吉他?


這是他們想知道的,但我其實并不想告訴他們。


中國也不是隨便找些什么人,他們就能開始做吉他,并且能學會如何快速制作吉他。  


這些人就是剛才我提到過的,我在中國不同的城市遇到的那些朋友。他們跟我一樣干勁十足,跟我一起攻破了一個個難題。這才是Blueridge能夠迅速崛起的原因,才是一款像Blueridge這樣的吉他能夠突然在市場上出現的原因。


這些吉他是從哪里來的?這簡直不可能!他們爭著購買我們的吉他,彈著我們的吉他,并感到十分的驚訝。


吉他世界網:您對中國市場有什么打算呢?


Richard Keldsen:我們也很期待,把一個全新的產品推向中國市場,一個已經證明了自己的產品。


我們確信當今的中國市場已經達到了一個成熟階段,樂手們對產品有了更高的期待。他們需要的是更高質量的產品,而不僅僅是一個吉他形狀的東西,他們更看重吉他的表現力。


我們相信,當市場發展到這樣的水平,樂手們對吉他的音色、品質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要求,這才是我們進入這個市場的最好時機,因為我們知道他們需要什么。


吉他世界網:好的,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


Richard Keldsen: 我非常感謝你們邀請我來做這樣一次采訪。當我看到你們的采訪提綱時,我很吃驚??雌鵠?,你對我們公司歷史的了解甚至比我還要詳細。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